文笔超级烂还想写东西的家伙。

[三日鹤]――

鹤丸国永拄着刀撑起身子,斜眼看着黑压压一片的时间溯行军,眨眨眼睛挤出滴落的血水,雪一样的睫毛沾染了小片的殷红。

挡在他前面的是熟悉的绀色狩衣,不显眼地浸着大片深色粘稠的液体,透出一种隐晦而沉默的触目惊心来。

那人沉默地挥刀御敌,刀刃反射出月华般的银霜,泛黑的血液淋漓而过又化作黑烟消散,他收刀还鞘,半转过脸来。

萎顿在地面上燃烧的火光照亮他半边脸,照见他垂下浓密的睫羽,沉沉的目光落在鹤丸脸上。

鹤丸一怔,看着他瞳仁里两弯凉凉的月牙有点不知所措,一向的伶牙俐齿都不见了踪影,在那样的注目下跟清早的露水似的蒸了个干净,他反复地张合着嘴唇,最终只是叹息般地唤他的名字,

“三日月。”

评论
热度 ( 5 )

© 逶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