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笔超级烂还想写东西的家伙。

【黑白】 日常

[关于鬼使黑白的小甜饼
   大约是一起出去工作时候发生的事
   设定是小黑成为鬼使后不就的时间

    ooc有,文笔并不好,慎入

    没问题的话下翻咯QwQ,喜欢的话、有意见的话……很希望很希望有评论啊QwQ,就酱 ]

鬼使黑抱着柄巨大的弯镰,没骨头一样倚在一株小树上。

这树长的不高也不怎么挺拔,靠起来却很是舒服,他打个呵欠,曲着手肘撑在树身上换了个姿势,以指腹蹭去眼角泌出的眼泪,慢慢眨着的眼睛带几分惺忪。

不远处的交谈声不绝如缕地飘过来,闷热的夏天里永不止歇的蝉鸣一样不容拒绝地灌进耳朵里,听得鬼使黑有些昏昏欲睡。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个睡觉的好时候。

用力甩了甩头醒神,鬼使黑第不知多少次在心里幻想着将下达这份枯燥的工作的家伙暴打一顿的情景――也许能在判官那张冰山一样的脸上看见不一样的表情吧?他为自己不切实际的想象笑出了声。

这种无趣的消遣很快就失去了吸引力,鬼使黑眯起眼,目光循梭了一圈就定定地落在那袭白色的身影上。

在这个角度能看见人莹白的侧脸,他有极耐看的漂亮脸孔,柔和的轮廓令他看起来更加温润可亲,但恰到好处的浅笑又带着隐隐的疏离。此刻他正噙着这样的笑意,礼貌、克制、又从容,而鬼使黑从他微微蹙起的眉又看见了几许疲于交涉的不耐。

弹了弹舌头发出响亮的咋舌声,却只是引来几只过路小鬼的侧目,被他一瞪就匆匆散开了,而他的弟弟仍锲而不舍地对着面前的一缕游魂温言相劝,试图使其自愿跟随自己归去。

见状鬼使黑暂时放弃了吸引弟弟的注意,打扰他工作的话……这家伙又得生气了,想起人置气的模样,鬼使黑再次勾起了唇角。

那是意外可爱的样子,因为一直是一个相当别扭的家伙呢。

“……喂!”

鬼使白略显意外的声音几乎是立刻将他拽回了神,他拎起镰刀赶了两大步插进鬼使白和那只忽然暴起的游魂之间,从刀柄上反馈来的力道震得他虎口发麻。然而他并没有去试图调整缓解手部的不适,只加大了力气,反手挥刀,刀刃反射了勉强算是明亮的月光在空气中荡出一弯雪亮的新月,随着他喉间的低吼,生生把敌人逼退了些许。

他反身,勾住鬼使白的腰身带着人向后越出,起落间拉开了一段距离,这才有时间呼出一口气。

“没事吧?”他低头看着怀里的人,目光迅速扫过鬼使白的全身,最后落定在握着引魂幡的、指节有些发白的手上。手臂有些颤抖,因为那一瞬间的过度发力而陷入疲劳的肌肉开始叫嚣着放松,可他不管不顾,只是顺着心意更加收紧了手臂。

他感受到臂弯里稍显纤瘦但柔韧有力的腰肢、感受到那具身体里心脏平稳的跳动,甚至听到了一声不满的气音,于是放下心来,顺着人扭身挣脱的力道松开了手。

站定了的鬼使白也不看他,手中白幡在地上重重地一顿,自地狱召出的鬼手活动着尖锐的指骨,扯住了靠近的恶鬼。鬼使黑助跑几步,向身后扬起镰刀蓄力后奋力挥出,刀刃如过无物地切过它的颈项,瞬间的停滞后它的头颅向后飞起、重重地落在地上。

慢慢站直身子,鬼使黑望一眼地上被枭首的尸体,微微地叹了口气。

不妙啊,这下是真的要生气了。

深吸一口气后挂上讨好的笑脸转身,试图争取宽大处理:“呐,白,我下手过重了不过……”

他没说完,而是低头错愕地接住扑过来的人,托住鬼使白身子的手上传来细微的颤抖:“……白?我……”

“你闭嘴!”

好吧。他乖乖闭嘴,做出虚心受教、洗耳恭听的模样。

“你突然冲出来做什么!这样的杂鱼我自己解决已是绰绰有余,我真好奇你哪里来的自信要来保护我?你……”

“白”他想说什么,却被人猛扯住衣领再次打断了。

“要是你……要是你这个自大狂把自己弄伤了!我……”鬼使黑看着他泛红的眼尾,叹口气默默地将人揽进怀里,伸手抚上人的发顶,安慰地给人顺着发。

“我不会有事的,白放心吧,我会一直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鬼使白轻哼了声权当应下了,从鬼使黑怀里站直了,他半侧过脸理了理衣服:“回去了。”

然而他走了两步并没有听见鬼使黑跟上来的脚步声,反倒是传来一声轻轻的喷笑声,他回过头看了一会儿撑着镰刀笑盈盈看着自己的鬼使黑,问道:“怎么了?”

“不,”鬼使黑拎起镰刀朝他走过来,“我只是在想……”

“什么?”

“你果然相当别扭啊。”

“……”

“不过我就~是非常喜欢啊。”他恶虐地笑了笑,看着鬼使白白皙的脸上忽然晕开淡红的红云。

“你……回去了!”鬼使白转身命令自己不要再去看那个一脸坏笑的家伙,边走边想着回去之后麻烦判官多给鬼使黑找点活儿做的事。

评论 ( 2 )
热度 ( 26 )

© 逶逭 | Powered by LOFTER